主页 > 养生保健 > 昆明大流血:现行民族政策必须做全面调整!

昆明大流血:现行民族政策必须做全面调整!

发表日期:2020-11-08 | 来源 :微信斗牛群 | 点击数: 次 收听:
 

        看了新闻,实在是太愤怒了!

3月1日晚9时20分,10余名统一着装的暴徒蒙面持刀在云南昆明火车站广场、售票厅等处砍杀无辜群众。昆明市政府通报,火车站暴力恐怖案件是由新疆分裂势力一手策划组织,目前案件已造成29人遇难,130余人受伤。民警当场击毙4名暴徒、抓获1人。

联想到最近,,新疆喀什、吐鲁番鄯善县、和田等地连续发生多起恐怖份子袭击造成的流血事件,举国震惊。社会高度关注,中央高度重视,一大批中央高层领导集体赶赴新疆维稳、目前新疆正处于空前的维稳状态下,形势严峻。人们在强烈谴责恐怖分子的罪行,声讨境外敌对势力的同时,也不禁要问:新中国成立已60多年,对少数民族制订了远高于汉族的很多优惠政策,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得到了很大发展,生活得到了巨大改善,为什么他们还不满意,还要闹?为什么民族矛盾还在激化?

我们的民族政策是否存在问题,除了中国,世界上很少有国家对公民做出民族划分和认定。

2012年2月13日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在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头版头条位置发表了一篇《对当前民族领域问题的几点思考》的文章,这篇带有强烈前瞻指导意味的文章,其主旨和要点是从源头上重新审视检讨中国的民族政策。要求淡化民族意识,取消民族识别,避免民族身份政治化,涉及了一系列敏感问题。

美国只有一个民族——美利坚民族!只有一种语言——英语!而我们处处在标识差异:你是汉族,我是维吾尔,差异就是歧视!还要搞出千百种语言,更是荒唐!

消灭歧视!中国只有一个民族:中华民族!只有一种语言——普通话!(国语)全体中华民族一律平等!

这才大致体现了大陆学界1990年以来对民族政策反思中触及民族理论和民族自治理论部分的观点和成果,是当前民族问题理论上的重大突破,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标志着大陆民族学界在这方面的探讨,终于影响到决策中枢。被认为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今后民族政策的走向。

当今世界,民族问题是对人类社会发展和世界政治进程影响最大、最深远的重要问题之一。目前世界范围内的民族问题和矛盾广泛存在,由民族矛盾和宗教纷争而引发的种族骚乱、地区冲突和局部战争此起彼伏,深刻地影响着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社会政治生活。在我国,民族问题,民族差别、民族矛盾也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我们应该承认、应该正视。民族问题弄不好就会出大乱子,甚至造成国家分裂,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谨慎处理,绝不能掉以轻心,酿成大祸。

但是,另一方面,民族差别不过是不同人群文化、风俗习惯、宗教信仰方面的不同,而且总是在不断变化融合的过程中,本与政治无关,不应该过度政治化。中国少数民族与汉族的差别,比汉族内部不同地区的汉民比如客家人、潮汕人、福佬人与北方居民的差别还小。只要宽容、平等相待,是容易友好相处、处理好的。全世界将近200个国家当中,90%以上都是多民族国家,美国、澳大利亚等整个所谓的“新大陆”,基本都是移民国家。美国几乎拥有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各种民族,但却成为民族大熔炉,并没有所谓民族问题。全世界把民族身份政治化、民族矛盾政治化的只有中国等少数国家。中国多民族互动的过程几千年来没有中断,始终进行。现在出了一些问题,我们应该更多的检讨中国自己的民族政策,借鉴其他国家处理民族问题的成功经验,以求改进。

另一方面,其实,科学的讲,民族问题完全是一个伪问题。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固定不变的所谓“民族”?一个人的种族是黑种人、白种人还是黄种人;是蒙古人种还是马来人种可能与生俱来,不能改变,而其下一代都不能保证不变。如黑人与白人通婚其下一代人种都会变。而民族就更是不断变化了的。民族是某一个时期某一特定人群的历史和文化现象,是不断变化的,不同民族总是处于不断迁徒、融合、同化过程中。稳定是相对的,流动和变迁是绝对的。每一个人都可能通过通婚、迁徒、出国改变自己的民族认同。譬如我国的主体民族汉族就是由当初黄河流域人数不多的诸夏民族不断融合、同化了两千多个民族、部族、氏族而形成的,千百年来有不少少数民族加入了汉族,也有不少汉族同胞加入了其他少数民族,如满族中的汉八旗。还有几千万人出国成了华侨、华裔,甚至与外国人通婚,融入了国外民族。即使是现在闹得最凶的维吾尔族,历史上原来也并没有这个民族,而是古代蒙古草原上的北亚民族回鹘9世纪西迁到现在新疆地区,联和中亚中世纪各穆斯林民族的后裔由九姓乌古斯与十姓回纥组成,西迁后一部分回鹘人曾以吐鲁番为中心,联合当地操焉耆龟兹语的民族,以后又融进了古代中亚一些民族及吐蕃、契丹、室韦等民族成分,包括一部分从汉代即已迁到西域的汉人,逐渐形成了今天的维吾尔族,比新疆汉人的历史都短多了,哪里来的“新疆自古就是维吾尔族的土地”“在新疆居住的汉族等民族都是外来民族”之说?藏族也是其前身吐蕃、西羌族融合了藏区很多民族形成的。中国辛亥革命后,很多满族人都改成了汉人,现在又有很多汉族人要改成少数民族。所以,民族身份这种东西很大程度上是人们在特定条件下自己主观认定的结果。

关于民族的定义向来极为复杂,没有定论。在此基础上,近些年来在西方又有新的思潮出现,其中代表性的著作是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写的经典著作《想象的共同体》一书,该书对民族的界定是:“它(民族)是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并且,它是被想象为本质上有限的,同时也享有主权的共同体。”

“民族就是想象出来的共同体”,非常精辟!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说:“它是想象的,因为即使是最小的民族的成员,也不可能认识他们大多数的同胞,和他们相遇,或者甚至听说过他们,然而,他们相互联结的意象却活在每一位成员的心中。被想象为拥有主权。

民族想象为有限的,因为即使是最大的民族,就算他们或许涵盖了十亿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边界,纵然是可变的,也还是有限的。没有任何一个民族会把自己想象为等同于全人类。

民族被想象为一个共同体,因为“尽管在每个民族内部可能存在普遍的不平等与剥削,民族总是被设想为一种深刻的,平等的同志爱。最终,正是这种友爱关系在过去两个世纪中,驱使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甘愿为民族——这个有限的想象——去屠杀或从容赴死”,成为这个世界最大的悲剧之一,多么可悲!著名学者王小强先生在他发表在《香港传真》《参阅文稿》上的巨著《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中对此也有很多精辟论述。

微信斗牛群

养生专题

栏目排行

  • 常识
  • 饮食
  • 运动
  • 中医
  • 保健
明星养生